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32)

白展堂的伤麻烦不在于那支射来的箭,而在于几处被压制多年的内伤和毒。

当初饮血宫一战,白展堂的身边没有楚留香帮忙,所以当他在面对一群阴招频出的功夫高手和各式各样的机关陷阱时,即便是轻功绝顶、点穴手独步武林的盗圣也没办法做到全身而退的地步。

退出江湖这几年白展堂虽然也自己将养过,但到底不比当初跟在楚留香身边要什么有什么的日子,至少有些养身解毒的药材以他当跑堂的工钱恐怕终其一生都买不起。所以白展堂也只能靠着自己扎实的内功功底硬生生将旧伤旧毒强压下去。

但现在却不行了,新添的箭伤让白展堂气血两失,那被压制多年的旧伤如今就一下全都爆发出来,再加上一直都没有完全解开的毒,饶他是有扎实的内功也实在吃不消。

所以别看白展堂受了伤之后还能像没事儿人一样地跟楚留香和陆青月瞎扯拌嘴,但实际上以他现在的状态,哪怕是像李大嘴这样完全不会武功的人也极有可能轻而易举地杀死他。

所以青衫毒医巫七娘在查看过白展堂的伤势后也是暗暗心惊,如今陆青月问起,她也不敢隐瞒就照实说了:”气脉受阻,经脉有损,气血双亏,这些还都不算是麻烦。”她叹了口气接着说,”最麻烦的是盗圣体内的毒,说好解也好解,说难解也难解。”

巫七娘每说一个词陆青月的脸色就难看一分,她问巫七娘:”怎么叫‘说好解也好解,说难解也难解’?”

“所谓好解,是因为这毒恰好是我见过的,只要找齐了药材,我就能配出解药;说难解……”巫七娘犹豫了一下,”现在别的药材都好办,镇上的小药铺里再仔细翻一翻估计都找得到,唯有一种药这镇上没有。”

“你说,是什么药?”陆青月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是喜是怒。

“伴蛇莲。”巫七娘说,”这味药虽难找,但也不并算是多珍稀的草药,一般的小药铺里很少会备着这味药,假若现在七侠镇没有被围困住,我自然就可以出去找到这味草药,可偏偏……”

可偏偏现在七侠镇被人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别说巫七娘出去找药了,只要是有江湖客想出镇就一定会被人给打回来。

陆青月转头看向季诚问:”季大人,你怎么看这些围镇的人?”

季诚也皱起了眉头想了想道:”猜不大透他们的意图,我曾带着人去试探过几次,几番交手下来,感觉这帮人并没有下杀手的意思,倒像是想把我们围困在这里,不与外面通消息。而且……”

季诚顿了一顿继续说:”而且交手的时候我发现这群人的武功路数都很杂,各门各派的功夫都有会一些,但又不精。最让我觉得疑惑的就是,我在这群人当中似乎看到了私兵。”

“私兵?”正跟李大嘴抱在一起瑟瑟发抖的吕秀才不可思议地看向季诚,连连摇头,”不可能不可能,寻常人家招募私兵是犯法哒!大人你可不能乱说啊!”

陆青月也点点头同意吕秀才的意见:”招募私兵形同造反,就算是有人有心招募私兵,也不敢这么正大光明地拉出来让人看到。”

季诚摇摇头道:”那是说寻常人家,但是这种事放在亲王身上可就不同了。”

“难道说……”陆青月沉吟了一下问,”王府的亲兵?”

见季诚点头,陆青月也皱起了眉头,一旁的吕秀才却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不可能不可能,我朝自永乐之后藩王就不允许再招私兵了,而且藩王若是私下募兵,一旦查实那就是死罪啊,要诛连九族哒!”

客栈里的众人又看向了季诚,季诚苦笑一声,伸手蘸了些水在桌子上写了一个”康”字,然后对陆青月说:”正是因为圣上接到密报说有康王有不臣之心,所以才派出锦衣卫查探,也正是因为查探过,我才如此肯定看到那几个人确实是王府私兵。”

季诚的话其实只说了一半,剩下的一半他没有说,因为那是皇上亲口对他说过的:”信物放在要紧的人身上,尔等要取回信物,调集精兵绞杀反王!”

后来季诚只身潜入葵花派找到曹公公探问的时候,曹公公也曾对他说:”季大人若要找人只管往江湖上去找,皇上的信物放在了一个天下人都想不到的人身上。”见季诚不大明白,他又笑着说道,”再跟季大人多句嘴罢,季大人旁人不必管,只要往梁上君子找就行了。”

再加上他离京之前白三娘对他说的那番话,季诚脑子再笨也能猜到那个天下人都想不到的、怀揣圣上信物的梁上君子究竟是谁了。

但他现在不敢说,只怕自己多一句嘴就会让白展堂多一分危险。

陆青月缓缓地吐出一口气——朱九钱失踪到如今连个人影都找不到,也不知是凶是吉,而楚留香也受了伤,白展堂的状况更是不好,她在楼上跟白展堂斗嘴的时候,明显能感觉得到白大哥强撑着的那口气,陆青月的手下意识地摸上腰间的刀。

她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平静地开口问巫七娘:”伴蛇莲什么样子?你画个图给我,我出去找药!”说完就要准备只身一人要闯出七侠镇去找药。

客栈里的人都纷纷上前来劲陆青月不要冒险,季诚和祝无双也想要拦她却死活拦不住,佟湘玉和店里的伙计们不知道是什么个情况,只能一脸茫然地看着她。

“你给我站住!”

刚刚从客房里走出来的白展堂站在楼梯上喝了一声,”你要上哪儿去啊?这外面这么乱你不要命了啊?”

陆青月回过头冷冷地说:”若我不出去,不要命的就是你了!”

评论
热度 ( 23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