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41)

朱九钱要找盗圣白玉汤救命。

不光白展堂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怔愣了一下,包括陆青月、胡铁花、巫七娘、季诚还有客栈里其他的江湖客们听到这个消息后,都不约而同地愣住了。

“朱老板现在在什么地方?”跟着白展堂前后脚下楼来的楚留香听到符君这话连忙追问了一句。

符君冲楚留香点点头:”香帅。”然后又扭头去看白展堂,”朱老板说……”

“你先把小贝放喽!”白展堂打断符君的话,一边上前去掰符君掐着莫小贝的手,一边冲他抱怨,”几年没见咋还会学拿人孩子做人质这种事儿了?知不知道就你那手劲儿能把孩子掐成啥样?掐傻了你负责啊?”

符君任由白展堂掰开自己的手,慢吞吞的话带上了几分无奈的语气:”我要是不掐着她,她再打我怎么办?”

白展堂正忙着把符君的手掰开,一听这话身子一僵,然后扭头瞪向莫小贝,看得莫小贝一阵心虚:”谁、谁、谁……谁让他莫名奇妙地问我认不认识盗圣……现、现在镇子上都什么形势了,我们要严防一切可疑人员。”

“那你就跟人动手了?”白展堂使劲儿点了一下莫小贝的额头,回头看看符君,有点儿紧张地问,”那啥,你没啥事儿吧?你这眼睛……”

符君无奈地摇摇头说:”除了她点穴的功夫没到家让我岔了一小会儿气之外,其实也没什么事,至于我这眼睛……”他伸手摸了摸自己瞎掉的那一只眼睛,扭头看了一眼巫七娘,嘴角向上勾了一下,”是另外的一件事造成的。”

“话虽这么说,但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追风留月钩能被一个孩子偷袭得手,这件事也够得上一件江湖谈资了。”楚留香笑着走过来,一边把莫小贝护到身后一边对符君说。

佟湘玉急忙扑过去把莫小贝抱到怀里,生怕符君再一个不高兴翻起脸来就再把莫小贝掐住。巫七娘走到佟掌柜身边轻声地安慰她:”放心吧,这个憨货不会对孩子动手的。”

“符君见过朱老板了?”楚留香又把话题转回到朱九钱这件事上。

符君点点头,慢吞吞地说:”我在镇子外的一个大院子里见到的朱老板。”

“老朱受伤了吗?”陆青月在一旁急忙插话问道。

符君想了想摇摇头:”我看他过得很好,有吃有喝,还有十几个人侍候他。”

楚留香笑了:”有吃有喝并不代表过得很好,如果被人困在一个地方就算是有一百个人侍候,也不见得会快活到哪里去。”

符君并没有理楚留香的话,他转头看着白展堂说:”我见到朱老板的时候,他要我来找盗圣,让我传话给你说如果盗圣再不去救他那么他恐怕就要疯掉了。”

白展堂坐在一边不自觉地把大拇指送到嘴边啃起来,楚留香见了无奈地摇摇头抬手就把白展堂的手给握住了。啃不到指甲,白展堂有些不习惯地往回扯了两下,但香帅脸皮略厚,大大方方地握着他的手就是不放,于是他也只能任由楚某人握着。

陆青月看到两个贼祖宗的动作,嘴角抽了一下,觉得眼睛有些疼,于是默默地把头扭到一边去问符君话:”朱老板除了说要盗圣去救他之外,还说别的了吗?”

符君点一点头道:”朱老板还说,如果我在七侠镇也见到了香帅的话,那么就让他跟着盗圣一起去救人,不然他就把香帅的那十万两黄金统统拿去给自己打一口纯金的棺材,再立上一个墓碑,写上‘盗帅楚留香是个混球’这句话。”

符君的话音刚落,胡铁花就哈哈大笑起来,他指着楚留香一边笑一边说:”老臭虫,你究竟欠了朱老板什么东西竟然让他都厌烦你到这种地步了?”

但是白展堂的关注点却跟胡铁花不一样,他眨眨眼睛扭头问楚留香:”啥十万两黄金?”

一边的陆青月哼了一声凉凉地开口说道:”就是当初你退出江湖之后,香帅他花了……”

“咳!”楚留香猛地咳嗽了一下打断了陆青月的话,然后很生硬地强行转移了话题:”既然朱老板处境危险,那我们要赶快去才是。”

白展堂没说话,他盯着楚留香眼睛都不眨一下,盯得楚香帅觉得自己的心里有些略虚,于是他尴尬地低头摸了摸鼻子,然后脸上挂上温柔的微笑回看盗圣。

白展堂默默地收回目光,在心里又给楚香帅记上一笔,决定等这事儿结了之后怂恿掌柜的从楚留香身上多敲些钱出来!


评论
热度 ( 22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