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38)

白展堂、楚留香、陆青月等人回到客栈的时候已经饭点儿了,佟掌柜正在大堂里呼喝李大嘴再多炒两个菜,众位江湖客也都三三两两地坐一张桌子,或是吃着饭或是互相交谈着。

胡铁花就坐在客栈正中央那张长条桌子旁边,眼馋地看着桌子上佟湘玉的那坛七十年的女儿红,不时想伸手摸一摸,被佟掌柜一眼瞥到就拿筷子去打他的手。

胡铁花被打到手了也不恼,冲着佟掌柜讨好地笑着,不一会儿看佟掌柜去催菜,就又伸手想要去拿那坛酒。

白展堂一进门就瞧见胡铁花那馋猫儿似的德行,他喝了一声:”老胡你放下!”说完几步就走到胡铁花身边把他的手从酒坛子上扒拉下来,”知道这啥酒不你就摸?”

胡铁花笑嘻嘻地凑到白展堂的身边,觍着脸说:”小白呀,你说老胡我这几年跟你交情怎么样?”

白展堂瞥他一眼知道胡铁花是什么意思,他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怎么样?不咋样!”

后脚跟着白展堂进了门的楚留香一听到这话忍不住就笑了,他拍了拍胡铁花的肩膀说:”老酒鬼,你要是想从小白这里凭交情骗酒喝的话,至少得先把当年从他手里抢走的那只烧鸭还回来才行啊。”

“诶!这话说的对!”白展堂一手抱着酒坛子,得意洋洋地瞅着胡铁花,”听着没?咱不是不讲理,人楚儿都说了,你得先把以前欠那账给我还明白喽,完了你再想这酒的事儿。”

胡铁花被楚留香和白展堂两个人一唱一和地噎得差点儿一口气没上来,他气得一拍桌子,指着面前两个好友骂:”好你们两个啊,就这么合起伙来一起对付我!还是不是朋友了?还有啊,你们两个究竟是什么时候背着我勾搭成奸的?!”

胡铁花气恼之下讲话完全不过脑子,他的话音刚落,就听到一片喷水喷饭的声音,他奇怪地扭过头去看,就看到那些围坐一起吃饭的武林中人都在尴尬地或是擦脸道歉,或是手忙脚乱地收拾被失手打翻的饭碗。

胡铁花不明所以,陆青月走到他身旁翻翻眼睛对他说:”有时候我都在怀疑高姐姐是不是被你灌了酒,她究竟是看上你这个蠢蛋哪一点了?”

胡铁花瞪起眼睛刚要反驳陆青月的话,楚留香就过来拍拍他叹道:”老酒鬼啊老酒鬼,我是第一次发现,你还是喝醉了之后要更可爱一点。”说完摇摇头就上楼去了。

白展堂把酒坛放到秀才算账用的柜台上去,回过头来走到胡铁花身边学楚留香的样子拍拍他说:”老胡,你要是觉得皮痒了就跟我说,我保证帮你点的以后让你一点儿感觉都没有!”说完也跟着走到楼上去了。

陆青月瞥一眼站在桌子边还一头雾水的胡铁花,坐下来对捧着一只碗喝水的祝无双说:”看到没有?这就叫思想单纯。”

“单纯是好事儿!”喝完了一大口水的祝无双顺口就接了一句,然后看到陆青月睁大眼睛盯着自己看,就觉得自己这句话接得好像不太妥当,但又不知道哪里没接对,于是结结巴巴地说,”呃……那个……我我我去找小六啊!”说完就拿起桌上的捕快刀扭头跑出了客栈。

佟湘玉正端着一盘菜出来,看到祝无双跑出客栈的身影急忙喊:”无双!泥不吃饭咧?达嘴刚做耗滴!”见祝无双没理她就跑远了,就一边把菜放到桌子上一边自言自语地奇怪,”又是咋了嘛,咋黄里黄张滴。”

“掌柜的您就别管她了,无双是去找燕捕头,一会儿就会回来的。”陆青月拿起筷子夹了菜放到自己碗里,安慰着佟湘玉。

“哦……诶,对咧,捞白泥?他们木有跟泥一起回来?”佟湘玉收回目光看到陆青月后,猛地又想到白展堂和楚留香,急忙向陆青月询问。

陆青月用筷子点一点楼上:”俩贼祖宗在楼上呢,估计是有事要商量,一会儿就能下来了。”

“那捞白滴那个毒……”

“放心吧佟掌柜,”陆青月笑一笑,”已经没事了。白大哥福大命大,他的坏运气结束了,恐怕某些人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白展堂上了楼之后推开客房的门,就看到楚留香正靠在窗边的榻上闭目养神,手里还有一下没一下地摇着折扇。他走过去推一推楚留香,嘴里嫌弃着:”行啦,这儿又没有小姑娘,你这扇凉风给谁看呢?”

楚留香眼都没睁,嘴角挂上笑意慢悠悠地说:”难道我扇风就一定是要给小姑娘看么?”

“装!”白展堂哼了一声,”你咋不说你搁这悟道修仙呢?天天儿装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儿不是哄小姑娘那是干啥?”

楚留香睁开眼睛笑着说:”不是哄小姑娘,也有可能是想哄盗圣啊。”

白展堂噎了一下,他拿手指点一点楚留香,看到香帅冲自己笑得那叫一个无赖,气得很想点他几下子。

两个人就这么互相看着对方,终于白展堂绷不住了,”噗嗤”一声笑出来,楚留香也跟着笑了起来,两个人的笑声越来越大,最后都笑得没了形象,但是笑声中却都有了一股完全放松下来的意味。


评论
热度 ( 26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