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49)

楚留香装着没听到陆青月和苏蓉蓉两人的对话,他慢慢走过来,从袖子里掏出一锭银子对佟湘玉笑着说:“佟掌柜,借你家的跑堂用一用可好?”

佟湘玉一改之前满脸愁容的样子,一把抢过银子,脸都快笑出花来了:“耗滴,耗滴,楚公子泥紧关去用!”一边说着一边还冲着白展堂打眼色。

白展堂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没好气地问楚留香:“干啥呀?没看我这干活哪?”

楚留香没说要做什么,只是用扇子向客栈后院指一指:“借一步说话?”

“德行……”白展堂甩了一下抹布,就跟着楚留香向同福客栈后院走去。

进了后院,白展堂把手里的抹布随手向院子里的石磨上一扔看着楚留香问:“干啥呀?说吧!”

“小白,昨天晚上你觉不觉得哪里不太对?”楚留香“啪”地一下把手里的扇子合上,脸色一肃问道。

白展堂一只脚踩在磨盘上,微抿着嘴想了一阵子,才慢慢地说:“昨天晚上光顾着找二大爷的印章了,没来得及细想,现在你一说我倒是觉得昨天晚上最不对劲儿的就应该是康王。”

楚留香点点头:“确实,听曹公公的描述,康王不应该会武功才是,但是昨天晚上那几个人冲出来的时候,我分明看得清楚,这几个人的身法步行绝不是什么普通人,他们的武功好得很。”

“但咱俩去探的明明就是康王的屋儿啊。”白展堂接着说道。

“没错,”楚留香点点头,踱了两步,手里的扇子一下下点着另一只手的手心,“这就奇怪了,我们去的是康王居住的屋子,偏偏屋子的主人又不在里面。”

“诶,等会儿!”白展堂突然插嘴打断他的话,“我记着你当时在院儿里的时候明明是认出了康王来着!”

楚留香点点头叹了口气道:“这正是我觉得奇怪的地方,根据朱老板之前对我描述的康王的长相,他分明就应该是康王本人!但是我总是觉得有些地方不太对。”

白展堂沉默下来,他靠着石磨皱着眉头想着,想着想着又不自觉地把手送到嘴边啃起来。楚留香看到他的举动在心里叹了一口气——这张嘴不是嗑瓜子核桃就是啃指甲,这毛病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改哟?

楚留香伸手就把白展堂的手从嘴边拉开来,手指抚过被盗圣啃得湿润的指尖,楚香帅眼睛微微眯了一下,嘴边快速闪过一丝笑意,随后继续装逼淡定状分析,但爪子就是不松开:“康王一见到我就猜到我不是一人前去,而且在我说出找人找东西的时候,他似乎也并不觉得惊讶,好像一切都被他料到了一样。”

白展堂没注意到盗帅手上的那点儿小动作,更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手被厚脸皮的楚某人握在爪子里连松手的意思都没有,他现在满脑子里全都是昨天晚上的事。

白展堂想了又想,却依旧没有什么头绪,他皱着眉头对楚留香说:“不知道为啥,我就总觉得昨天晚上的那个康王我应该挺熟才对,就好像很多年以前见过他一样,可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的。”

楚留香也觉得奇怪:“你与康王难道不是只在饮血宫里见过面吗?难道那次的康王与这次这个不一样?”

白展堂想了一下,摇摇头说:“不一样!在饮血宫那次见着的康王肯定不是昨天晚上见着的这个,这俩人儿给我的感觉不一样!”

楚留香没有反驳白展堂那个“感觉不对”的论断,事实上他也觉得昨天晚上的康王给人的“感觉”不大对,就好像是站在那里的不应该是大明朝的藩王,应该只是一个普通的江湖侠客一样。

但是偏偏那人表现出来的通身贵气又不是江湖人能有的,那种通身的气势,不经历过皇室的教育和洗礼是根本没办法模仿的。

所以盗帅也觉得迷惑了,皇族的贵气和江湖人身上的草莽之气仿佛就很和谐地融合在了一个人的身上,实在是太让人觉得奇怪。

楚留香一向相信自己的直觉,既然看到康王的第一眼起就觉得有问题,那么这其中必定会有其他的内情。而且,盗帅觉得这其中的“内情”肯定跟白展堂也脱不了干系。

楚留香又把昨天晚上的情形回忆了一遍,突然想起了一件事:“小白,昨天那几人冲出来的时候,我特意留意了一下,发现康王的手很特别。”

“嗯?”白展堂一愣,“有啥特别的啊?”

“康王的手指关节有些粗大,但是看上去却显得很柔软,似乎是有特意练过手上的功夫。”楚留香一边仔细地回忆着,一边说,“他通身的气势也很怪,既有皇室之人高高在上轻慢倨傲的贵气,又有久混江湖之人的草莽侠气——这便很奇怪了,什么人既能有皇室的气度又能像一个江湖侠客,而且偏偏练的又是手上的功夫——小白?你怎么了?”

此时的白展堂已经完全愣住了,他听完楚留香的分析后,满脑子就只剩下了一个人的影子——葵花派西长老!

评论
热度 ( 16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