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一迢

冷cp自走产粮机

【楚白】不谓侠(54)

解公公想趁着段素冲分神跟盗帅盗圣显摆自己智商的时候结了他的命,却不想手刚抬起来就让人给架住了。他扭过那张大圆脸,瞪着一双三角眼恶狠狠地看向来人,咬牙切齿地骂道:“曹厂督,你竟然没死!”

曹公公嘿嘿一笑:“咱家向来命大,哪儿那么容易死?”

解公公不答话,本来要拍向段素冲的手现在直接拍向了曹公公,曹公公并不畏惧,只是冷笑一声,也不去接他那一掌,反倒是并出剑指,一指点向解公公的期门穴。

解公公猛地一拧身躲开那一指,然后身形一动就闪到了院子的一侧,想借此脱身,却没想到他闪的那个地方还守着个人,见他闪到面前,那人嘿嘿一笑,并出剑指一下就戳中了解公公的志室穴。解公公被戳的一个踉跄,他勉强稳住身子,一抬头就看见祝无双冲他一边晃着手指头一边笑嘻嘻做鬼脸。

曹公公的从天而降让白展堂愣了一下,他的嘴刚张开,还未来及得问曹公公的话,屋子里就又冲出好几个人,其中一个人握着一对判官笔,脚尖儿一点直接奔着白展堂的太阳穴就刺过来了。

那支判官笔的来势汹汹,半路上却被一把刀毫不客气地挡住了。

刀是一把一尺来长的刀,刀柄上镶着一颗大红宝石,仿佛血一样的颜色,刀锋闪着寒光,硬生生地切断了判官笔的攻势。笔跟刀交碰的那一下,发出“锵!”地一声,使判官笔的人一下就被震得退后了几步,刚要稳住身子,那把刀的刀尖就已经到了眼前。

陆青月之所以被称为江湖第一的快刀客并不是没道理,她的身法极快,刀法的转折、变换又十分地灵巧,所以很少有人能及时反应过来。

陆青月显然不想给对方任何喘息的机会,继续欺身而上一刀劈过去,对方略有些狼狈地用判官笔架住她的刀,陆青月一边较劲将刀向下压一边盯着对方的眼睛,声音带着冰碴儿地问:“你就是蝮蛇判官柴茂?”

柴茂此时一心运气较劲顶着陆青月缓缓压向自己胸口的刀,并不答她的话,只是他的嘴角快速划过一丝冷笑。

陆青月看得明白,手上的力劲又加了两分,喝问道:“七年前,陆家的惨案是不是你干的!?”

柴茂终于开了口,他哼了一声道:“只可惜当时爷爷我的阴阳薄上没收了你这条命!”说完大喝一声,硬生生运气向上挡开了陆青月的刀。

陆青月咬着牙刀尖一指,瞪着柴茂恨声道:“今天我就挖了你这颗心给我的亲人血祭!”说完一声长啸,二十二式魄血夺心刀法就被她施展开来。

陆青月发狠跟柴茂斗到一块儿没问题,问题是但凡接近这二位的人,挨着了就是一个死,有眼尖脑子活的急忙连滚带爬窜到墙根儿底下装蘑菇去,生怕被波及到小命就没了。惹了盗圣和盗帅尚有活命的可能,碰上无心刀那就可以准备棺材、交待后事了。

看到陆青月和祝无双之后,白展堂一头的雾水,他捅一捅身旁的楚留香问:“咋回事啊?这咋还都来了呢?这要都来了店里的人谁护着呀?”

他这话让带着一队锦衣卫和捕快刚冲进院子的季诚听了个正着,季指挥使脚下一个趔趄差点儿自个儿把自个儿绊了个跟头。

他快走几步到两位贼祖宗的身边安慰道:“店里自有清广长老、半痴大师并苍峰七子等江湖豪杰守着,盗圣无需担心。”

白展堂扭过头看到季诚带着人乌泱乌泱地闯进来,一时间有些回不过神儿来,他抓着季诚问:“不是,季大人你来干啥来了?”

季诚笑一笑说道:“之前你们两个在客栈门口救的那个人醒过来了,他把一切事儿都跟我们交待了,我怕二位有危险,所以才跟过来。”

之前被白展堂和楚留香在客栈门口救下的人醒过来第一件事就是要找盗圣,巫七娘和苏蓉蓉劝了半天依旧没把他劝得老实下来,于是爆脾气的巫七娘直接上手揍了一顿这才让人安静下来。

也许是觉得自己孤身一人对付不了客栈里这么多的江湖客,也许是巫七娘那一顿打让他脑子突然清醒了过来。冷静下来之后,那人就把这整件事情原原本本地跟季诚等人交了底。

那人名叫甲愣,小名憨包,说话办事用佟掌柜的话说就是“瓜滴很”,打小儿就给大理段氏皇室当奴仆,后来跟了段素玄,也就是葵花派的西长老。

葵花派的西长老是大理段氏皇族的嫡系血脉,有一个同胞的弟弟,就是段素冲。兄弟两个长得很像,但是性格却是南辕北辙。

段素玄天性乐观,性格有些大大咧咧的,但是段素冲却正好相反,心眼儿小不说,还是天生的官儿迷,现天儿想的就是怎么争名夺利,登上皇位。所以兄弟两个虽然是一母同胞,但互相都有点儿看不上对方。

后来因为段氏一族对皇位的争夺太过激烈,嫡系的皇子皇孙死的死残的残,段素玄为了保命,不得不带着自己的弟弟逃命到了大明的地界上来。

依段素玄的想法,让自家弟弟天南海北地走一走、闯荡闯荡,开阔一下眼界,不要见天就想着怎么夺位当人上人,一双眼睛总盯着大理那一小块儿地方夜郎自大,做一只井底之蛙。

结果没想到的是,自家弟弟眼界是开阔了,野心也跟着一起膨胀了,段素冲是不在乎大理的皇位了,他的眼睛却盯上了明朝皇帝的帝位。

评论
热度 ( 12 )

© 鱼一迢 | Powered by LOFTER